手工更能表现出产品的灵性 里面有匠人的灵魂

2021-09-23 15:07:21

卢梭在《爱弥儿》中曾经说,在人类所有的职业中,工艺是一门最古老最正直的手艺。它在人的成长中功用最大,它在物品的制造中通过手将触觉、视觉和脑力协调,身心合一,使人得到健康的成长。而在这超时间、跨领域、跨时代的技艺里,有着世代手艺人的坚守与专注,他们拾起身体和工具的记忆,触摸那些有真实代入感的生活。相较于机器化大生产来说,手工更能表现出产品的灵,物件的每一处细节都是匠人们精心制作的。这其中有匠人的设计,匠人的汗水,还有就是匠人的灵魂。

很多玩家问过我,为什么在高级制表领域,以手工打磨、雕刻的腕表比机械化生产的要好呢?我想说这就是手工艺独特的“灵”吧。例如在制造机芯时,需要有一个轴和一个孔相配合,采用机械化生产的零件一般会将这些配合关系简化成某一个配合公差,批量制造轴和孔,每个单独的轴和孔之间的尺寸是存在细微区别的,配合的松紧程度也有不同。而采用手工生产打磨的零件,可凭借制表工匠丰富的实践经验来控制轴孔配合的松紧,单独制造轴和孔,并在装配过程中修配可能出现的差异。

制造时经过人为细微的调整、精心对待的产品,是机器化大生产无可比拟的,匠人之手精心打磨的钟表,被赋予了独特的灵魂。为此一代又一代的钟表匠们不断和传承和发扬着那些经典的手工技艺。

即使在机器化生产十分发达的今天,它们仍不可以被机器所取代。究其原因在于工艺过程复杂且繁琐,某处细节的制作就可能就要花费数周甚至数月。大明火珐琅正是如此,其打造出的表盘色泽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轻易改变。工艺对烧制时的湿度、温度等条件都有苛刻要求:其中炉火温度就必须保持在1000摄氏度,才能实现独特的色泽和亮度,哪怕出现极为细小的裂痕也会前功尽弃,严苛标准烧制的表盘无论历经数十年甚至是上百年仍历久弥新。

除了大明火珐琅,表盘制作中另一种充分体现“灵”的工艺就是微绘。这种工艺源远流长,以其艺术创造的精确和经久不变的迷人外表著称。微绘图案均由工匠手工描绘而成,因此每一枚表盘的纹理细节都是独一无二的。实现这样的作品绝非易事,在经验丰富的工匠大师借助显微镜的帮助下,先描绘局部后进行烧制才能继续描绘下个部分,往往需要重复数十次获得理想的成品,最后再覆上无色透明釉以增强图案的立体感。由于制作微绘珐琅表盘的工序费时费力,如今还在坚持这项工艺的品牌屈指可数,雅克德罗便是其中的代表。

由雅克德罗打造的微绘腕表,与大明火工艺相结合,比起纯机器生产的表盘更精致独特。表盘的每一处纹理细节都独一无二的,从线稿的细致勾勒,到色彩调配,细节之处体现着独特与珍贵,方寸之间蕴含匠心精神,其价值自然也会比流水线的产物昂贵,这也是高端制表品牌坚持手工制造的意义吧。

正如很多表友认为,买表不仅仅在于表款本身的设计,更多的是腕表所赋予的内涵。人们喜欢手工艺,其实就是追求心中的"情节",保持心中的那份固守。一枚具有灵魂的腕表,不仅注重“内在”打磨,“外在”也要同样讲究。表盘作为钟表重要的组成部分,一直以来都扮演着“脸面”的角色。腕表是否足够吸引人,很多时候取决于“看脸”。在雅克德罗微绘系列众多表款中,微绘老虎时分小针盘令我颇为赞赏。老虎在中国文化中是名副其实的“百兽之王”,象征着权力和勇敢。将老虎佩这一意象佩戴于腕间,相信也会令佩戴者获得十足的信心。位于红金表壳中的老虎,橙色和黑色皮毛及绿色虎眼,透露出百兽之王独有的威严。老虎的每根毛发都浓密顺滑,需要借助显微镜悉心描绘,这一切全靠工匠大师的双手完成。

皇家白虎作为极其稀有的物种,如今在自然界中已经难寻踪迹。在另一款白金表壳和黑色表盘所呈现的冰蓝色眼睛白虎,以画刷描绘的虎眼精细而又炯炯有神,可谓是画“虎”点睛之笔,让黑白色调为主的表盘更添活力。精细入微的虹膜和瞳孔无论从什么地方观察,都能感到老虎如影随形的目光,细节之传神令人称赞。

比起冰冷的工业产物,手工打造的腕表能更好的传承经典工艺,因其拥有与众不同的细节而显弥足珍贵。这些注入工匠大量心血的作品体现着“灵”,每一款都在讲述独一无二的故事。正如“记录时光,诉说故事”的座右铭般,雅克德罗各系列表款皆可接受定制,以手工打造的专属表款会通过每一个细节诉说情怀、再现回忆,我想这种人文情怀正是机械化生产所无法超越的。

( 萧峰)

关闭
新闻速递